你走进的城镇的我的酒店

台剧《天黑请闭眼》

一封突如其来的简讯,将阔别多年的八位好友齐聚山中民宿,预备一同挖出学生时代埋下的时空胶囊,没想却让一桩昔日丑闻意外出土,使心结与宿怨逐渐淹没了理智。第一具尸体的出现,象征纯洁的友谊就此告终;第二具尸体的出现,宣告杀人游戏正式启动。风雨阻断逃生去路,死亡数目逐渐升高。在人人自危的时刻,不愿扣下扳机的那个人,也许就是下一具尸体......



台剧啊,很好看
演技剧情颜值都过得去
一堆戏内戏外都爆可爱的演员
一对让我无法自拔的cp 子青啊
我已经等更新等得要死了
快来个人跟我一起讨论剧情啊!
毕竟是悬疑
谁是凶手啊!

永远也结不了婚的男人

1、暑假里就因为  怒 产生的脑洞,那时写了一点,今天翻出来想想还是写下去吧。

2、这对cp实在不知道打什么tag,就不打了吧。能看到的小伙伴只能说我们很有缘啊。




妻夫是在刚想关掉电视的时候看到那个男人的。


背上靠着件黑色的看不出材质的大衣,手肘闲散地支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不时拨弄着眼前那杯被喝掉大半的啤酒,眉眼似乎是舒展的,并不抬头却也回应着坐在旁边的两个名声更响的朋友的调侃——


我觉得绫野像是永远结不了婚的人啊,小栗的语气听上去像是确信了般的,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件不同寻常的事情传达给身边的导演,“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个人他那么大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台电视机之外什么也没有,我就想这个孩子可真可怜啊……”


绫野刚也不反驳,低着头似乎是在笑,却似乎也并不想把这个笑脸同别人分享。妻夫看着电视屏幕里面那个躲藏在自己披散的头发之后的人,仿佛能看到他棕色的卷发遮掩下的挣扎的眼神。




如果在16号之前,有人告诉妻夫的朋友,那个沉迷于游戏与棒球的男人开始看起了日剧,甚至追上了明星,恐怕他的朋友们宁可相信莱斯特城会夺得英超冠军,或是特朗普会赢得共和党提名。但是当16号那天,朋友们亲眼看到了那覆盖于整面墙的巨大海报时,一切一切曾经的不可能都在朋友嘴巴里还没有发出声便化作了一口吐不出来的空气。


田中煞有介事地摸了摸妻夫的脑袋,嘟囔着“这也没发烧呀……”却被妻夫一下拍掉了那在他的卷毛上肆虐的胖手。


 “干嘛呢!”妻夫气急反笑,无奈地看着这个和自己一同长大的竹马,“在你心里,我就不能追一追星吗?”


 “不能,”田中正色,“说是追女明星我倒还信了,可你这……也太令我始料未及了,你也不给我个心理准备什么的……”


 “你告诉我,你要准备什么?”妻夫木聪一下仰倒在自家巨大的沙发上,冲着自家的竹马抛了个实在是说不上善意的眼神,“算了,像你这种人,这辈子都不会懂的……”妻夫笑着冲田中摇了摇头,换来了田中一个鄙视的眼神。

 


妻夫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在这里见到这个他肖想了多天的、以为永远只能隔着屏幕看到的对象。

      

 那个男人就像是视频中所展现出来的那样,背对着他,站在那个山坡前,依旧是一身黑色的分不出上装与下装的衣服,那柔软的衣角在并不和缓的风中打了一个又一个的转。看着与他相隔仅仅是3秒钟的路程的人,看着他仰着的投向天空的视角,妻夫似乎能透过他并不强壮的身体看到他攥紧的手,看到他脸上的脆弱的表情。

       

他差点就走上前去了。

       

只是那男人转过身从他身边走过了,斜给他一个说不上有内容的眼神,就那么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了。

       

他差点就与他擦身而过了。

       

要是妻夫没有在最后握住他的胳膊的话。

       

绫野甚至没有迟疑也没有皱眉,就那么抬起眼睛,看着那并不比他高的陌生男人。

      

 “你干什么?”

      

 “呃,我只是想跟你认识一下。”妻夫略有些局促地松开了手,冲绫野展开了一个他自己也想象不到它的美好程度的笑容,偏偏还有阳光,偏偏那阳光还明艳在了他的嘴角,巧的是,刚刚好,只是刚刚好,那闪着光的翘起的嘴角,照亮了绫野本来用幽深的潭水封闭的黑色的眼睛,还让那潭水,泛起了久未有的涟漪。

        



如果在31号之前,有人告诉妻夫木聪,绫野刚能跟人喝酒聊人生到这么晚——他肯定是信的。

      

 “你知道明美家的那个小姑娘嘛,她昨天又被我一个邻居家的博美追得边跑边哭。”小栗旬举着一杯啤酒,眯着眼睛大笑着拍桌,溅了妻夫一身的啤酒。

        

绫野刚:“哈哈哈哈。”

       

众朋友:“哈哈哈哈。”

       

妻夫木聪:“……”

       

绫野刚:“今天上午妻夫不是玩棒球么,他又被棒球砸到头了,哈哈哈哈。”

       

绫野笑得眼角挤起了向上挑的纹路,鼻尖也耸出了细细的皱褶,唇边现出了白得扎眼的小虎牙,就那么笑着扑倒在妻夫的身上,像只被逗弄得开心了的小猫,一只爪子扯着他的袖子死命拽啊拽的。


        SPLASH,是跳入水中的声音。


“那么就这样坠入爱情中吧。” 


         他记得他们初遇那天那个少年如是说。


“我也是。”

        

        可是他的第一次我爱你却说在他躺倒在他怀里的那一刻。


“我爱你。”

        

        他忽然想起那天尾随他到机场的少年冲他吼出来的话。


嚎啕大哭。